父子25年接力栽培 9层楼高“花瀑布”引街坊赞叹

瞧!9层楼高簕杜鹃“花瀑布”

25年来父子接力悉心栽培簕杜鹃盛放引邻居赞叹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从街口望去,绯红色的簕杜鹃“瀑布”。

每一年初春,在白云区景泰街云苑新村三街一幢住民楼外,9层楼高的簕杜鹃都引起阵阵惊叹。若从上往下观看,外墙仿佛
挂着一帘红色“瀑布”,从楼顶倾泻而下,不仅让旧房换“新颜”,也引得路人纷纷掏出手机,记录花城一隅的春光。据记者了解,簕杜鹃由一楼住户在25年前种下,刚栽种时仅约1人高,枝条细微,未曾料想日后会成为一川“花瀑布”。这么多年过去,当年的种植者已离开人世,而他的儿子,年近七旬的罗叔则接力打理。

一株经历25个春秋的簕杜鹃最终攀至9楼顶层,不仅栽培者有着深刻意义,对住在同一幢楼的邻居来说也增色不少。

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叶碧君 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波

“花瀑布”盛放10分钟内5人驻足拍照

日前,记者来到白云区景泰街云苑新村三街,从街口遥望,一幢幢浅黄色的9层高楼房中,一帘从顶楼奔泻而下的绯红色“瀑布”显得非分抢眼。

走到近处,才发觉“瀑布”扎根在住民楼门前的小空地,树茎分枝多而不粗,垂直向上成长到第二层楼高度后,朝左前方的墙体倾斜,这部分的簕杜鹃只长叶不见花;无非,从第2层楼起一直到9楼顶层,簕杜鹃则向上、向摆布延误,开出娇艳的花苞片,成为一帘相当壮观的“花瀑布”。

广东省林业科学研究院林业工程师何春梅先容,簕杜鹃又名叶子花、三角梅,属于藤状灌木,原先花很粗大,呈黄绿色,三朵聚生于三片苞片中,又因外围的花苞片大而美丽,常被误以为是花瓣。

为何
会形成如斯壮观的“花瀑布”?何春梅以为这与动物的特性、向光性和风向等相干
。她解释,簕杜鹃枝条柔软,可沿山石、墙壁、廊柱攀援向上成长;其次,簕杜鹃栽种的位置朝西,两侧有墙体遮盖,越靠近底层,日照时间越少,动物的向光性让簕杜鹃不断向高处“攀爬”。

“太标致了!我昨天才发觉这里有‘花瀑布’!”附近住民彭叔一边惋惜本身平常
“不留心”糊口,一边猛按快门拍下美照。彭叔告诉记者,多年前他也曾在阳台用花盆种过簕杜鹃,无非没把动物养活,看见他人
栽种得如斯成功,他甚是倾慕。记者发觉,只管簕杜鹃“瀑布”盛放在内街,人流量不大,但短短10分钟,就有5名路人驻足观看,随即拿出手机拍照。“究竟是什么人种出这么美的簕杜鹃呀?实在凶猛!”一名路人喃喃说道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记者在梁女士朝西北方的居处里看到,厨房、客堂和寝室都被绯红色的花苞片“点缀
”。

父子接力栽培一年比一年好看

邻居:美得像一幅画

谈及由簕杜鹃“瀑布”带来的“烦恼”,莫过于曾有楼上住民对不断向上成长的簕杜鹃有意见。罗叔率直,如今的簕杜鹃实在长得太高太壮了,可能会影响到楼上住民的采光,因此他从不支持邻居对簕杜鹃举行修剪。

对此,记者走访了楼上一些住户的真实看法。房子朝西北方的7楼住户邓先生告诉记者,因为簕杜鹃并不是紧紧贴着墙壁攀爬,并不遮光,也没发觉多了鼠蚁“光顾”。房子朝正西的6楼住户陈小姐说,簕杜鹃都长在位于北侧的墙角,没影响室内采光,“从室内往外看,簕杜鹃也同样标致。”

另外一位6楼住户梁女士告诉记者,近几年她都没据说有住户赞扬簕杜鹃。在她看来,若邻里间因花发生小摩擦,普通都邑自行想办法解决,多一分理解,糊口就多一分如意。

记者在梁女士朝西北的居处里看见,厨房、客堂和寝室都被绯红色的花苞片“点缀
”,“每到初春,早上起来就看见窗户外的一簇簇簕杜鹃,美得像一幅画,表情就自然变得轻松愉快。”而对偶尔会“窜进”寝室的簕杜鹃,梁女士会本身举行简单修剪,“不让枝叶长出去就行,修剪一下也不麻烦。”

“这几年支持的声音消失了,应该仍是认为花好看吧,舍不得大面积地砍掉。”罗叔说,每到盛花期,看到越来越多的路人或邻居在拍照留念,心里仍是感到非分高兴。

原来,路人口中的“能工巧匠”正是住在该住民楼一楼、68岁的罗叔和他已归天的父亲。罗叔告诉记者,一家人在1993年迁入云苑新村居住,他的父亲退休后喜欢玩弄花卉,在门前种了桂花等绿植,后来还种下伴侣送来的簕杜鹃。

他回忆说,当时父亲拿回来离去的簕杜鹃约有一人高,树茎约有一根手指粗,显得非分羸弱。父亲将它种在悍然后,天天都浇水,想着早一点看见簕杜鹃的盛开。“奇怪的是,整整10年间,簕杜鹃虽然长了个头,但只有绿叶,不见花开。”不思其解的罗叔还特别到书店买来相干
册本,才发觉过往的栽培方式是错误的。随后,他“接棒”栽培,先减少对簕杜鹃浇水的频率,又跑去市场买来鸡肠、鱼肠为花增加养分。

“在袋子中戳穿几个小洞,再用它装着鸡肠、鱼肠,然后再埋进土里。”罗叔先容,之所以要给袋子开洞,是为了让发酵后的肥料慢慢渗入泥土,避免动物内脏在密封环境下发酵却无法架空热量,从而灼伤根部。次年,簕杜鹃开出了淡淡的粉红色花苞片。后来,一次强劲北风的来袭将簕杜鹃“推”到左前方的墙边,它也就顺势沿着墙体,近几年几乎按照每一年攀升一层楼的速度向上“攀爬”。而簕杜鹃的花苞片也一年比一年好看,从最初的粉红色,到如今变为绯红色。

罗叔的父亲已于2012年归天,彼时的簕杜鹃尚未如今的盛景。“但每当看见一年美过一年的簕杜鹃,我就想起父亲的爱花之心,为父亲和本身的付出感到欣慰。”罗叔说。
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lateenfestival.com